又蠢又丧,活在梦里

有一个故事,讲的是芝加哥警察局里两名侦探。其中一个是幼稚的现实主义者,全然相信再现的理论范本。另一个是世故的非现实主义者,相信再现的相对性和随意性。两名侦探似乎都要被警察局解雇,理由是,如果已经有了嫌疑犯的照片,现实主义者就看不到任何逮捕嫌疑犯的必要,而非现实主义者一旦有了嫌疑犯照片,就开始逮捕见到的每一个人。

 
评论

© 我的名字不是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