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蠢又丧,活在梦里

福柯在《词与物》中谈到“异托邦”这种特殊的文化表征空间时,对词与物内在的连接方式发出询问,提出“异托邦”是特殊的不同于其他空间的空间,即语言的毁坏和建立语言机制的场所,即指向相关空间、场所还指向相关方法论。他以博尔赫斯作品的一个涉及到分类问题的段落为出发点,提出“怪异性”就是以分类的形式对分类本身的质疑和解构,从而引出对语言和空间问题的思考。“使得这种相遇成为可能的那个共同基础已经被破坏了。不可能的,并不是所列举事物的邻近,而是它们的邻近将有可能建立在其上的那个场基。”分类是秩序化的最基本方式,正如语言对事物的命名一样,相似性和差异性是其基本标准。语言通过分类控制空间。然而他又进一步指出,“存...

 
2018/10/22    

给人拍照便是冒犯别人:

那种看人的方式仿佛别人从未这样看待过他们自己一样;了解人的方式也仿佛别人从未这么了解过他们自己。它将人变成了可以象征性地拥有的物体。正如照相机是枪支的升华物一样,给某人拍照也是一种升华了的谋杀一一'一种温和的谋杀,适合于悲伤、可怕的时光。


 
2018/10/16    

this interiorisation of things ,this taking into us of the world,of all of that stuff out there  which is not ourselves.It happens all the time ,continuously ,in art.And its result it a different order of understanding,which allows the thing its thereness ,its outsideness ,its absolute otherness...

 
2018/10/16    

In vision and painting Bryson describe the relationshiop between gaze and glance:

The glance takes on the role of saboteur,trickster,for the glance is not simply intermingled with the Gaze,but is separated out,repressed,and as it is repressed,is also constructed as the hidden term on whose disavowal...

 
2018/10/11    

查资料顺手的渣翻:(其一)

超越框架的女模特——女性主义语象叙事(ekphrasis)美(beauty)与暗恐姿态(uncanny pose)

“试试这个姿势吧,你几乎感觉不到累。”玛格丽特·阿特伍德1993年的语象叙事诗中,奥林匹亚这么说道。“马内的奥林匹亚”(Manet’s Olympia)这首诗表现了妓女在床上的“隐蔽罪恶”(indoor sin)以及模特们做出不舒服的姿势。女仆的目光落在那具裸体上,无声地判决着落在她身上——荡妇。但是阿特伍德希望让她的读者注意到20世纪末21世纪间观者第一眼看到这幅并不是很有名的《奥林匹亚》时,容易忽视的问题。正如珍妮•马尔肯所说:“...

 
2018/10/10    

弗洛伊德心理分析学的一个重要概念——“压抑的复现”(return or recurrence of the repressed),或“重复的冲动”(repetition compulsion)。1919年,弗洛伊德在《暗恐》(“Das Unheimliche”)一文中阐述的“暗恐/非家幻觉”(The Uncanny/ Unheimli-ch),是“压抑的复现”的另一种表述,亦即:有些突如其来的惊恐经验无以名状、突兀陌生,但无名并非无由,当下的惊恐可追溯到心理历程史上的某个源头;因此,不熟悉的其实是熟悉的,非家幻觉总有家的影子在徘徊、在暗中作用。熟悉的与不熟悉的并列、非家与家相关联的这种二律背反...

 

自翻:关于伊姆霍夫对班维尔小说评价的评价


《证言》将班维尔在《哥白尼》中未能解决的问题推向了高潮,即现代人的出位感(transgression)。在《哥白尼》中,气数将尽的哥白尼看到了其兄弟的鬼魂控告他为了追求超验知识出卖灵魂。所有班维尔的角色都带着这种浮士德式的契约,他们对这平凡规范的世界感到迷茫和不安。

《证言》是一个主人公弗雷迪·蒙特戈里为法庭审判写自我陈述阐述他是如何绑架并杀死女仆的故事。弗雷迪是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杀人犯,他精于复杂的数学计算和统计,并以此在美国和南欧开始其学术生涯。他信仰科学,认为“这可以让那些不可控的东西变得可控”。他主修可能理论。班维尔同时把...

 
2018/10/5    

随手胡乱翻译。

伊姆霍夫对约翰·班维尔采访:

《My reader's That Small Band ,Deserve a Rest》

Source:Irish university Review,vol,no.1,John Banville Special Issue

伊姆霍夫:你是否认同《夜莺》的作者福特·马多克斯·福特的观点:写小说需要关心的首要问题是故事?

班维尔:当我开始写我的第一部小说《夜卵》(nightspawn)时,我对小说形式是极其不信任的。我屈服于十九世纪的传统观念,构思了很多似是而非的情节。我堆积角色,设想出一个政治主...

 
2018/9/29    

同性恋争取结婚的权利是因为他们想被承认关系是合法,相爱是人的基本权利,但是这本身就很奇怪,互相喜欢的两个人为什么要被一个制度承认合法的?

异性恋争取不结婚的权利因为他们同样争取的是人最基本的权利,这本身也很奇怪,生而为人最基本的权利被一个制度绑架。

这看起来是一个落后不人道的婚姻制度绑架了所有人。

他们所做的争取似乎都基于一个出发点——生而为人的自由。


 

© 我的名字不是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