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蠢又丧,活在梦里

看完芥川的《毛利先生》,突然想起高中一位有类似遭遇的政治老师。
记得刚开学时他做自我介绍时就说他是某名校的研究生毕业。那个时候还觉得研究生特别稀罕,觉得这莫不是个厉害人物,然而他是个不讲究穿着的人,经常一两个星期都看不到他换其他衣服,我们当时都在下面胡乱猜测,觉得他应该是买了十来件一模一样的衣服换着穿,或者绝望点的就认为他压根就只有这一件衣服。人真是不自觉地以貌取人,即使是个再厉害的人物,也会因为诸如此类的原因被判定为“笑话”。在讲课方面,他也并不尽人意,常常脱离书本,发牢骚,有一次他在班上说“全世界只有中国才会这么恶心的上政治课”,刚说完,下面就有一个性别模糊的声音用很嘲讽的语气回了句:“那你还呆在这里教政治?你不愿意就不要教了,我们还要考试”。自那以后班里大概是达成了某种共识,只要上他的课,就用问题来让他陷入窘境,不仅如此,他布置的作业从来没有人完成,上课永远是他的独角戏,用台下的嘈杂衬托出他的窘迫。一次月考之后,班里政治成绩平均分低得可怕,班主任也偷偷抱怨过这个老师太不负责任了。在一次课堂上,他正在写板书,一只苍蝇飞到他的衣服上,像被粘住了似的一动不动。学生在下面也如同几万只小苍蝇似的嗡嗡做响。“肯定是成天不换衣服苍蝇就顺着味道来了”“苍蝇的好去处”之类的话就在学生间传开了,窃窃私语逐渐变成了些许被压制住的笑声,到最后不知谁没忍住,直接笑出声来。他转过身,扔下了粉笔头,瞪着双眼盯着台下的某个点,过了几秒钟才说了一句“你们到底在笑什么。”没有得到回应,他又接着说:“你们有什么资格看不起人,论学识我在你们所有人之上,你们哪一个能比得过我,现在我要你们上来讲讲辩证法看看你们哪一个能讲出个道理来!”突然,他哽咽了一下,眼泪从他的眼角划到脸上,我们都沉默了,都呆呆地看着他用颤抖地声音接着说“我就不该来当老师,我这是为了什么要来xx中学啊……”然后他絮絮叨叨了很久以前是如何刻苦学习指望之后能有一番作为。下课铃响起他便逃似的离开教室。之后有学生试图去做出挽回,结果怎样我并不知道。
后来没过多久他就辞职了。据说是考上了公务员,要去省教育厅里上班了。

评论
热度(2)

© 我的名字不是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