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蠢又丧,活在梦里

看到一个有趣的言论:“能保障女性权利的只有钱,所以同工同酬,metoo等运动实际上是把女性推向不利的反面,让企业更加不敢雇佣女性。尤其是metoo让很多毫无证据的女性站出来指责男性,实在不符合法治精神。”这个言论有其合理性,但是在承认现阶段体制是合理的前提之下。“能保障女性权利的只有钱”,这句话实际上是很有问题的。因为任何人的rights都不是钱能保障的,就如有钱也不能保障生命权一样,承认这句话就等于承认穷人不配维护自身权利。金钱能做的就是减少“伤害”,做出缓冲,或者更好一点,能在一定程度上让受害者发出声音。metoo等运动在近期渐入高潮,受害者纷纷站出来诉说自己的经历,发出声音,让性骚扰这一如呼吸般平常的问题逐渐进去公众视野,打破过往的平衡,其目的我认为不是立马要求保障所有女性的权利,而是“发出声音”。在现有语境下,光是做到这一点就已经困难重重,大部分人,尤其是男性,在对性骚扰和性暴力的理解还停留在“发生实质关系”和“直接肉体冲突”上,metoo实际上是在传递一种新的声音,让公众在一个新的层面上去理解这件事。很多人说这不过是女性,尤其是受害女性的自我高潮。承然这件事的影响范围并不是很广,且有“孤岛”之嫌,但这是现有语境下的必然,在还没被污名化为“受境外势力控制的非法活动”之前只能这样尽可能的发声。能产生争议就意味着声音被听到了,这就可以成为一个开始。至于该运动能不能保障女性权益,都不在考虑范围之内,因为保障权益不是靠运动,而是靠法治。
其次,指责它没有法治精神在该语境下是可笑的。如果现有语境是法治的,那么完全没有必要以这种大字报的方式去维权,正因为现语境下法治的缺失才只能选择个人微弱的呐喊。在这个意义上,可以说metoo为改变现有环境迈出了第一步。
在现有环境下,说类似的运动反而把女性推向了不利地位是具有合理性的,但对于最终目的——改变现有环境上来说,这是个宝贵的开始。
——————

猜猜有没有可能被屏蔽。

 
评论
热度(1)

© 我的名字不是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