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蠢又丧,活在梦里

福柯肯定了词语与形象之间的关系:

语言与绘画的关系是一种无限关系。这不是说词语是不完善的,或在面对可视形象时词语的不充足性证明是无法解决的。也不能因此而简单的转向绘画,说我们所看到的东西是徒劳的,我们所看到的东西从来都不寓于我们所说的东西中。试图用图像、隐喻或明喻展示我们正在说的东西也是徒劳的,他们取得显赫成就的空间并不是我们眼睛所能看到的地方,而是由句法的序列因素所定义的地方。

 
评论
热度(1)

© 我的名字不是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