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蠢又丧,活在梦里

那些站在宿舍大门前等女票的男同志们手就不能安分一点吗,就这么点时间都不能忍耐非要去骚扰旁边的花草树木。看着满地树叶和光秃秃的枝丫宝宝心疼啊,就像心疼我的发际线和我脱落的头发一样,这大夏天的别的灌木头发浓密茂盛,唯独宿舍大门前的几株年纪轻轻就谢顶。拜托积点手德吧!当心靠手撸一辈子。

评论
热度(1)

© 我的名字不是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