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蠢又丧,活在梦里

给人拍照便是冒犯别人:

那种看人的方式仿佛别人从未这样看待过他们自己一样;了解人的方式也仿佛别人从未这么了解过他们自己。它将人变成了可以象征性地拥有的物体。正如照相机是枪支的升华物一样,给某人拍照也是一种升华了的谋杀一一'一种温和的谋杀,适合于悲伤、可怕的时光。


评论
热度(1)

© 我的名字不是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