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蠢又丧,活在梦里

一股恐惧的臭气从美国生活的每一个毛孔中冒出来,我们患了集体精神崩溃症,50年代的人们道貌岸然,自以为未受政治欺骗的沾染,但是他们这个时代的特征无疑使其最终的道德怯弱,人们将看到,在这个时代里,正如梅勒所言“人们没有勇气,不敢保持自己的个性,不敢用自己的声音说话……集体的反抗已经失败,而除少数人例外,我们所见到的唯一勇气是孤立的人的孤立的勇气。”

 
评论
热度(1)

© 我的名字不是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