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蠢又丧,活在梦里

与这种世界主义有关,他们对自己的文学传统进行解构。拉什迪说,自己的印度身份本来就是一个混杂体,因为印度文化传统是一个无所不容的怪物:印度除了印度教徒之外,还有穆斯林,佛教徒,基督教徒,犹太教徒,英国人,法国人,葡萄牙人越南人……当斯皮瓦克被问到其印度背景时,她说。
"印度,对于像我这样的人来说,并不真的就是一个可以确认民族身份的地方。因为他总是一个虚拟的建构,说印度有点像在说欧洲,当人们谈到欧洲身份时,针对的显然是美国。"
或当人们谈到第三世界或亚洲?
"是,印度性是一个不存在的东西。如我们不能把梵语文献看成是印度,因为印度毕竟不只是印度教。印度语支的东西并不就是印度,印度这个名称是亚历山大的误用,印度斯坦是伊斯兰征服者的说法,护照上用的婆罗多实际上很少有人用,它显示的是神话中的一个国王。所以印度对我们印度人来说,是可以随意想象的,这是它本身的矛盾性,比如我要反对种族歧视时,我可以把自己说成是印度人,而当印度人问我时,我会说我是孟加拉人,这是很不同的。"

 
评论
热度(3)

© 我的名字不是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