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蠢又丧,活在梦里

接到电话的时候我正在写课程论文。

电话那头说完那句“奶奶过了,你快回来。”就挂断了。我放下电话,把那句话反反复复想了几遍。过了,什么过了,过什么了。始终不想往最糟糕的意思上想。默念着不可能的,可能只是住院了,想吓唬我赶紧回家才这样的。

可我明天还有考试啊。

我收拾完东西,突然想起这回事。

电话还在不停的催。我始终不敢想情况到底有多糟糕。

到家了奶奶家之后,看到被放在大厅正中央的黑白相片给镇住了。姑姑还有其他亲戚在一旁不知道整理些什么,没有人说话,我不知道该怎么办,甚至不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才这样,于是只好走过去向她们打了个招呼。姑姑没说话,只是点点头,继续忙着手中的活。妈妈把一个垫子放在地上, 说你来了就拜一下吧。我还是很懵,大脑似乎是死机了,磕了三个头,起身,都还没缓过来,消化这个事实。于是我就像是个幽灵一样飘到外面烧纸钱。

那个时候,我没哭。

只是机械的跟着他们里里外外走来走去。

爷爷他们在忙里忙外收拾奶奶的东西。收着收着,姑姑就嚎啕大哭起来,边哭边说:“她以前可最喜欢穿这件衣服了。”“这是我年轻时用过的,她还留着”“这么多好衣服,她都没怎么穿过。”爷爷收着收着,也大哭了起来。

“我就是转个身,她就……”

这么多年,第一次看到爷爷哭得泣不成声,甚至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从他的只言片语中,我得知奶奶走的很突然,就在那一刹那,她就停止了心跳。

“我就是转个身给她倒杯水的功夫啊,她就倒下了,然后眼睛就再没睁开,我马上打电话给J(我爸爸),但也没有用了,心跳当时就停了。”

生死相隔就在一秒。爷爷坐在奶奶倒下的位置,看着她的照片发呆。

我得知她走的时候没有痛苦,突然觉得这又何尝不是一种幸福。

奶奶年轻时就患上了心脏病。以前一直说这种病真是要做好随时走的心理准备,然而她不仅没走,还一手拉扯大了两个孙女,活到了79岁。真实奇迹。

夜深了我躺在以前住在奶奶家时她特意给我腾出来的房间里的小床上,盯着天花板,大脑一片混乱。很明显这个床对现在的我来说已经不适用了。墙上贴着我小时候送给奶奶的画。我画的是十二神肖。连续画了十二年,一年画一个属相送给她。她全部都用图钉定在墙上。而我甚至不知道奶奶的属相。

这个时候我才反应过来,我对奶奶其实一无所知。

箱子里放着的还有我小时候穿破的衣服,她缝缝补补,全部留下来了。

留下来又有什么用。

我听着还在哭泣的爷爷的声音,突然,泪如泉涌。

去他的考试,我想。

帮忙一起整理遗物,我才得知奶奶身份证上写着的全名,奶奶的生日,翻看相册,我才知道奶奶过去的一点点经历。相册里的奶奶年轻,丰满,看起来像是个风云人物。

“你奶奶人啊,真的很好啊,在那个年代,人家家里生了儿子才打爆竹,她不管生了儿子,女儿都打爆竹啊,孙女也是,两个孙女出生都打爆竹,你们两个她都平等对待的,吃穿用全都平等,一分不少……”

是啊。这么好的奶奶。据爷爷说,走之前奶奶还一直惦记着我和我堂妹。一个还在读研没有工作,一个刚刚高考完也不知道考得怎么样。

爷爷哭了两天两夜,在灵堂坐着发呆。茶不思饭不想。

所有人都红着眼眶,听着爷爷用颤抖的声音给我们絮絮叨叨奶奶当年的事情。

我以为我不会哭的。

naive

“不要给别人添麻烦”,她真的将这一点贯彻到底了。奶奶是个特别倔强,特别要强的人。说一绝对不二,之前在医院里住院的那段时间也是绝不麻烦子女,甚至不需要人家陪在身边,去了也要被她赶出去工作。所有的痛苦都自己憋在心里,从不让别人担心。我甚至都可以想象的到她走前安详的表情。即使再痛苦,她也不会说出来的吧。

我在纸上写下了这些话,然后放进了火盆。

“工作不用担心,毕业就会有的。妹妹成绩很好,重点一定能上。一切安好,愿您天堂幸福。”


评论(2)
热度(2)

© 我的名字不是虹 | Powered by LOFTER